69號下午從平鎮出發,出發前奉香向母娘稟告,心想若無旨令會被阻礙,請求母娘幫助及賜與智慧,要如何泰然處之,一路上因為我以前都對無形沒甚麼特殊的感受,所以只是剛開始覺得頭不舒服暈暈的,一點點痛痛的,詢問江師兄為何會這樣,他說因為我們要去度古靈,那些無形的會跟著我們,所以一路上都會這樣,無奈又無法減緩那種感受,開窗也是很難過。

    當車子行至北宜公路時那種感受又更深,我是不會暈車的人,但當時我覺得頭暈微痛微脹,但我不知道要如何減緩這種不舒服,據同車的師兄姊說,她們也感覺和我一樣,就這樣一路塞車又開到花蓮,到了晚上6點多,車子突然開到慈惠堂,黃師姐說她接到母娘旨令,要帶我們一行人進去領臨時旨令,當時我聽不懂師姊的靈語,只知道黃師姐在我雙手手掌上畫一畫,突然手掌超痛的,就像3年前法會時,九天道母那時也曾經發過旨令給我,也是這麼痛,出來後其他師兄姊都說沒甚麼感覺,但我手卻痛了約5分鐘,原來是母娘要給我們旨令護身,及加持讓我們化食、化財時,讓被度的祂們可以得到,而且馬上下午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了,我又變成一尾活龍,又開心的嘰嘰喳喳,我問江師兄說奇怪耶?為什麼一整個下午頭都那麼難過,領完旨令就好了,江師兄說是母娘要讓我們感受一下甚麼是無形的力量,要我們心存敬畏之心,不然我們不知無形的干擾力,傻傻的亂弄會吃虧的。

     一直到晚上10點終於到達法會的土地公廟,兵師兄說要帶大家先來跟土地公參拜一下,一下車時跟福德正神參拜,感覺磁場非常強烈,覺得奇怪以前我對土地公幾乎是沒感覺的,也都感覺不太到磁場,所以一直以來我蠻少拜土地公的,其他師兄姊說,怪了這裡的土地公怎麼磁場那麼強,我當下說因該不是土地公磁場強,是無形的很多,當時風很大樹一直搖,師姐也說好多無形的,已經在這裡等了,後來要上車時感覺頭很暈,暈到人走起路來有點斜斜的,站不太住。

    610號早上6點多開始採買東西,準備今天要渡山靈,一早一到會場感覺雖然豔陽高照,但是磁場非常沉重,待師兄姊開完香之後,那種磁場的感受就一波波襲來,一直化金紙(念往生咒) ,煙供、藥供、念佛(六字大明咒)化食、其中一位胡師姊,一直感受到那些靈元的苦,所以她一直邀請那些靈進入到結界內,沒想到卻被兵將護法阻擋,無法進來到會場內,在結界外哭天搶地的,黃師姐慈悲馬上請太元聖母作主,讓兵將護法放祂們進來接受度化,一直到下午約2點,突然磁場感受不一樣了,變得好清新,那種沉重感不見了,黃師姊說因為我們渡化有成功,所以減少了一些,才會磁場不一樣。

    611號今天要渡海靈,一早一到會場就下小雨,一陣一陣的忽停忽下,但都是小雨,當師兄向天稟告時,竟突然下好大一陣雨,師兄便在雨中祈請龍王,當他稟告完畢雨就停了,這時感覺磁場沒有很沉重,一些陰陰的冷冷地濕濕的感覺,接著開始請海靈進來,同樣的也被阻擋,加上我們離海岸有點距離,此時師兄要幾位師兄姊一起到海邊呼喚,及請兵將護法開路讓祂們上岸,而我與周師兄留下來顧會場,約莫15分鐘後,我與周師兄同時感受到沉重的磁場壓力,幾乎不能呼吸,正在狐疑著發生甚麼事,一抬頭就發現師兄師姊的車回來了,我才知道他們呼請了很多海靈,上來接受度化,連當時我看車子都突然覺得車子非常沉重,進到會場後就開始一直化金紙(念往生咒.化經衣.小銀.往生錢.爻經.蓮花).煙供.藥供.念佛(六字大明咒)化食,胡師姊又感受到那些靈元的苦,所以她又再邀請那些海靈進入到結界內,沒想到又被兵將護法阻擋,有些還是進不來,她又哭天搶地的求師姐救祂們,師姐懇請四海龍王慈悲也請太元聖母作主,放祂們進來接受度化,一直到10點多,我都一直一邊化金紙一邊念往生咒,但念一念突然會一直中斷不能繼續,突然我會一直忘記咒語,念阿念的突然我的心超痛的,並且留下眼淚,當時我不知為何原因,告訴江師兄後,江師兄以為是我肉腳,所以他讓我先到一邊休息,由他來唸咒及化符來讓眾生領受,當時我覺得奇怪,念了那麼久沒事,怎麼突然會這樣,遂馬上前去請教黃師姊,她馬上就問我我怎麼念,我就說跟昨天一樣阿(拔一切業障根本,往生淨土陀羅尼)師姐馬上反應說我念錯字了,眾生無法領受,原來是因為正確的是(拔一切業障根本.得生淨土陀羅尼) ,因為之前我都是拿著咒文念所以是正確的,而今天我一時因為干擾,一直被打斷,所以就念錯而不自知,使祂們無法領受,祂們才會讓我感應到,幸好我也很謹慎,馬上就去請教,所以當下馬上改進再前去致歉,再念咒迴向,後來就沒再發生了。

    當時有一個插曲就是有某位師姐,因為都自認自己很行,所以發臨時旨令時,她覺得不需要黃師姊幫她,她就自己求,自己化,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她搞啥,到了法會現場她都自己亂化符亂念咒講一堆靈語,我們都不予理會,到了第二天晚上吃晚餐,大家都說飯菜很香,很好吃,她卻說肉是臭酸的,所以她吃完後,馬上衝出店外嘔吐,當天晚上大家都超好睡的,她卻跟我們說有人槌床很大聲,加上她的枕頭裡好像有蟲,一直悉悉酥酥的她沒辦法睡,(我們四人兩天都是睡在同房間同床的) ,而且我們一直忙裡忙外走來走去,又在大太陽底下曬,根本流汗到內裡都是濕的非常酷熱,大家說把冷氣開到21度,因為實在太熱了,她竟說非常冷,冷到直發抖,蓋上棉被還冷,我們幾乎都無法蓋被因為好熱,就這樣又過了一夜。

    第三天要犒軍,剛到時一會太陽一會陰天的,當我們正在準備餐點時,突然一陣陰風陣陣,師姐說無形聞到味道了,都靠過來了,突然一陣大風吹,差點連帳棚碗盤都要掉到地上,師姐馬上出聲制止,告知祂們還沒準備好,請不要急,先一旁稍等,風竟立即停止連一點風都沒有(我很驚訝) ,一直到擺好後其他師兄姊開始起駕,化食,化財,此時我們可愛的胡師姊,竟一反前兩日的苦情,竟開心的向宮主稟明,祂們想要桌上的金元寶,我覺得奇怪,前兩天都哭得要命,今天怎麼這麼開心,黃師姐說因為祂們被關在這裡很久了,終於可以回家當然很開心,所以馬上就化給祂們,我一直化經衣,發現祂們經衣領的很慢,燒化的慢,風也很小大家都很含蓄了,到了放下往生蓮花,我想說火勢好像不大,我擔心沒化到,接著趨前一看居然都沒有蓮花了,超誇張的快,往生錢燒化時也不快,後來慢慢地東西都燒化完畢,也結束我們三天的法會了。

    回程時,經過花蓮我突然打了嗝,並覺得需要舉起手,覺得母娘要收回旨令了,當時我不知道到哪裡了,因為我是路痴,為了證明我打開手機的導航發現當下離慈惠堂,僅1公里,之後手有微微痛,(不過這件事後來有向黃師姊求證,確定是這樣)

    這次我真的感受很不一樣,以前我感受不到無形的,所以一直都是覺得法會很費錢又費力,所以以前參加時我都不是很願意,也不知道甚麼功德,也不知道怎樣無形才能得到那些東西,現在我知道了, 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,希望大家都能一起起敬畏心,也能修持的更好

,回來1星期後,原來右大腿的疼痛(已經莫名痛4年多了)突然好了,不知為啥?但只持續了約1個多月又開始痛,我還以為是有功德幫我治好了咧~~~~~~~~~~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玄都大道院 的頭像
玄都大道院

玄都大道院

玄都大道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